秦淮

头像@秦淮,幸右深度中毒,新开小号,不吃杰佣,咕咕咕

点梗

点梗了,想开车,1500字起步


小女友

小女友是霜糖里泡出来的,是被世界宠溺不曾被给过脸色的,是温柔的可爱的胆小的甜的,说话的嗓音是清亮且柔软的,洒的香水是最甜的糖果气体化以后的味道,指尖是柔嫩莹白的,碧绿的眼眸里揉碎着满天星光,笑的时候星星是会顺着弯弯的眼角飞出来的,她的发丝是最柔软的丝绸带着香,嘴唇是柔软的草莓牛奶布丁,是可以尝到奶味的,所有人都会爱她的,她是一切梦幻美好的事物的具象化。
小女友是要宠的,不能太阳,这就和圣洁的女神只能膜拜不能玷污是一样的道理。

深夜发个群宣,有缘者见

黄色废料堆积地,创群是因为需要有人和我一起绅♂士
all幸all,幸运儿中心cp皆可讨论,洁癖慎入,杂食欢迎
没啥大禁忌,开心就好,游戏之类也能唠
欢迎来找我玩
没屁放了

为什么他妈的没人喜欢暗香成女,明丽妖艳动人淬了毒的染血罂粟一碰成瘾危险还着迷似远似近似冷似烧能热烈亦可冷若冰霜,她将染血的利刃抵在我颈上我搂着她的纤细腰肢笑着说悉听尊便
哦我的美人我将我的命也送给你

目前定下的坑

幸右羞耻三十题
幸右炖肉三十题
幸右三十天性幻想挑战

妈个鸡

佣幸 告白


再多准备好的华丽情话在这一刻也失去了最后的意义。
心脏猛烈地在肋骨里鼓动像是要冲破束缚,他听见炙热的血流在每一根血管里横冲直撞时发出的声音,夏日吵人的蝉鸣被淡化成无声的虚无,其余无关紧要的声响蒸腾成无序且鲜明的杂音,他听不见其他东西。
所有如同烈火般的情感在这一刻温顺得难以想象,双唇轻启便可轻易吐出其中的万分之一,在爱人面前不需要什么造作的伪装,实际上连那颗心脏都恨不得挖出来捧到他面前以示心意。
“我爱你。”

一切声音都静止了。
他在他面前很甜地笑了,双眸略弯,脸上漾出来两个很深的酒窝,里面装的是美酒和蜂蜜,唇角的弧度勾着暗恋者的心。
“我知道啊。”
然后他凑过来在他半张的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冰冷的吻。



他在夜里猛然惊醒。
他的左臂展开手指略勾像是正环抱着什么,本应承受着热度和重量的手臂上空无一物,只有夜色留下冰冷的温度。
他翻过身继续维持着手臂的姿势,另一只手也环上去。他拥抱着一片虚无,好像真的有一个人正在他的双臂里沉眠,他嘴唇微动,唇间的呓语像是梦里的喃喃。
“你不知道。”

瞎几把写 确定是律幸没错

他没由来地用手臂扣紧了他:“你不明白。”
“先生?”他的声音像是缠了棉絮,元音清脆辅音柔软,尾音摇曳着很轻很柔地吐进他的耳畔。
他没有答话,只是略微偏头在少年白嫩的颈上烙下一枚火热的吻,少年顿了一下。
接下来一切都不可收拾,谁也分不清是谁的唇最先贴上对方的,本属于男人口腔内的酒气侵入少年的同时激烈着弥漫,他们拥抱,他们亲吻,他们彼此用手臂将对方的躯体锁死在自己怀里。
“你不明白。”黑暗里忽然传来男人无法抑制的一声悲哀的低叹。

琢磨了一下,肉体我还是吃幸右,精神上的话如果是强强我可以吃个幸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