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重鼓寒

all幸all
雷点暂无

瞎几把写 确定是律幸没错

他没由来地用手臂扣紧了他:“你不明白。”
“先生?”他的声音像是缠了棉絮,元音清脆辅音柔软,尾音摇曳着很轻很柔地吐进他的耳畔。
他没有答话,只是略微偏头在少年白嫩的颈上烙下一枚火热的吻,少年顿了一下。
接下来一切都不可收拾,谁也分不清是谁的唇最先贴上对方的,本属于男人口腔内的酒气侵入少年的同时激烈着弥漫,他们拥抱,他们亲吻,他们彼此用手臂将对方的躯体锁死在自己怀里。
“你不明白。”黑暗里忽然传来男人无法抑制的一声悲哀的低叹。

评论(2)

热度(8)